• 一个生命的消逝,无声无息的,我不愿相信...... - [隐于心]


    隐于心】2008-03-27/

    我用五天的时间来接受

    我用五天的时间来回忆

    我用五天的时间来思考

    一个生命的消逝,无声无息的,我不愿相信......

    Time dated back to five days ago

    一个生命的消逝,无声无息的,我不愿相信......

    千里走了,走去千里之外,一个我们只要抬头仰望天空就能看到的国度,但是没有合适的班机可以抵达......我们只能仰望天空,目送她渐行渐远,我们只能祝福她一路走好,我们只能祈祷天堂不再有悲伤......

    她走的是那么的突然,那么的没有征兆,就在复活节的那天,亦如一个华丽而有过火的玩笑,但却真实的没有一丝回旋的余地,亦如一年前哥哥的离开,一个生命的消逝,无声无息的,我不愿相信......

    我用五天的时间接受

    我用五天的时间回忆

    我用五天的时间思考

    我仍不能参透他们为什么选择这样一条路,但我可以完全理解,因为有些人看开了,才有了继续活下去的勇气,而有些人因为看开了,才洒脱的走了,当然也会有人因为看不明白了,所以无奈的离开......

    他们走后,我总是能听到一些“思考者”的争论,究竟是无论遇到多大困难都能挺过去,坚持下去需要更大的勇气,还是面对死亡更需要勇气,我想这个问题也许只有上帝能够回答,因为我们只有这两种选择,非此即彼,而且没有重来的机会。而我认为:他们的选择与勇气无关,与责任无关,这只是一种形式,一种他们存在的形式......

    他们存在于现实还是我们的想象。这也许都一样吧,唯一的区别只在于这样的想象是否有载体,这也许就是我们所谓的肉体吧,其实每一个人的存在的形式或者说是意义,只要换一个角度就会完全变了样子,也许这就是人们的想象,而不同只在于想象的主体是自己还是他人......就像哥哥,他永远是站在我前面的那个最顶事的人,是他朋友身边的那个人最能扛事的人,是长辈眼中最懂事的那个人,但也许他只是感情面前最脆弱的那个人......还有千里,也许她还不知道我的名字,但她曾为无数人带来希望,至少也是会心的微笑,她甚至被认为是最完美的人,但也许她只是一个被现实抛弃梦想的人,这也许就是他们存在的形式,与勇气无关,更与责任无关......而他们最后选择的方式,也只是一种形式,与勇气无关,与责任无关,只与我们我们看待的方式有关,而这又是我们的形式了,又与他人无关......

    就在前几天,与一个我的也是千里的朋友聊了好久,他告诉我,生命是他最在乎的东西,但她却舍弃了,这让他一下子觉得他的一切理论没有了立足的支点,他不知道最近为什么而活着,但很多人说跟他在一起很有希望,而他却不知道希望是什么,他只是有点恐惧面对死亡,却对活着没有任何感情......也许每个人都在这个平衡点上左摇右摆,当再也无法回到这个平衡点的时候,我们将有不同的境遇,因为无论做出任何选择,都会让我走上不同的人生道路,就像《蝴蝶效应》演的那样,戏剧而又真实......

    至于勇气,我不知道,只记得我曾用这样的文字来描述我的十八岁——辗转于城市之间的肉体与徘徊在天堂与地狱间的灵魂,总让我感觉到无法呼吸的痛,一半是不知所措,一半是不知所为......还记得当时夜夜都会惊醒,夜夜都会哭泣,也许当时的我没有面对死亡的勇气,也许是我太有勇气所以才坚持了下来,我不知道......也许是我总是相信平衡和变数也说不定呢......

    关于责任,我只想说,我们不得不为那些不能理解选择这种方式的人而勇敢的活着,因为在这些人里面有我们不希望他们悲伤的人......因为我总是相信,总有点什么比生命更重要......

    How I wish the time could realy date back ...... 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其实对于现在,幸福就是勇敢的活着。
  • 也许死对她是一种解脱
    毕竟人生有太多的不如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