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不安分 - [隐于心]


    隐于心】2010-11-05/

    上海100%算是尘埃落定,很遗憾没有亲自去看看,毕竟也是我20多年以来得到的最高殊荣,听说原研哉很喜欢我们的设计,如果在现场一定要一个亲笔签名。和管宁几个月的辛勤劳作换来的是一个优毕,一个入围,一个杂志的小角落,一个展览机会,一个特等奖,一块雷达表和两周的伦敦艺术大学的课程,还有一点奖金,还要奢求什么呢?总还是不安分的希望可以有更长的免费课程,细数下来已有的已经是恩赐,毕竟还有许多都不能让给自己满意的地方……

    之后呢,是不是该想想以后,这次的肯定可以让我们继续走多久,走多远,往哪里走?或是我们从毕业其实就已经分道扬镳了,不只是我和管宁,还有我们的梦想和现实……

    原谅我的自私,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,我只留下了自己的痕迹,给未来的自己,我没有忘记,希望我做的一起你可以看到,我想这才是你希望看到的我,而不是自怨自艾的活在过去……

    Perdona mi egoísmo. En este día tan especial, yo sólo dejo una huella mía para el futuro. No he olvidado. Espero que puedes ver todos que he hecho y creo que esto es lo que quieres ver, en lugar de vivir en el pasado ...

  • 当梦成真时 - [隐于心]


    隐于心】2008-06-23/

    一直盼望着梦想能够照进现实,也许有一天,当梦真的照进现实后,想象的欣喜会被恐惧淹没......

    上一篇日志,上一个梦,在现实中,就在身边,真实的发生了。

    那天,那个梦之后,第一个人离开,就像梦中一样,那是个陌生人,但却是我身边的陌生人,我可以真实的感受到他曾经的存在,也许我们曾经在食堂擦肩而过,也许我们曾在校园里某条路上相向而驰,也许我们曾借阅过同一本书,也许我们曾走进过通一间教室,但是那都已经是往事了,因为他走了,而值得欣慰的是他走的很安静,对于我们这些“陌生人”来说,只是成为一次班会的诱因,或者饭后的谈资,让一些人去猜测原因,让一些人去思考人生,让一些人去检讨自己,也让个别人去效仿。

    今天,那个梦之后,第二个人离开,也像梦中一样,也是一个陌生人,也是我身边的陌生人,我同样也可以真实的感受到他曾经的存在,也许我们做过于第一个人相同的事,但那也都已经是往事了,因为他也走了,而唯一的不同是他选择了一种人们通常很难接受的方式,千里的方式,而带给我们的则是一种更严肃的如第一个人一样的猜测、思考和检讨,当然还有恐惧,只是希望这次之后不再有人效仿。

    梅雨季节的江南如此的爱哭泣,以至于在我的眼睛总有预感将要下雨,如果去年这个时候的江南也如此的爱哭,也许我才是那个始作俑者,如果今年的这个时候我还被困在那个昏暗的房间,也许我将是第二个效仿的人,但幸运的是,这些都只是假设,而不幸的是这比离开更痛苦。

    类似今天的这件事,这是我上大学以来的第六个。第一个给我造成了最大的创伤,因为他是这六个里面与我最亲密的人,他的离开真的改变了我的人生,他的离开剥夺了我离开的权利,而赋予的是义不容辞的责任,从此,我的生命不再只属于我自己;时隔一年半后的第二个是类似于揭开伤疤的再次重创,因为她是个天使般完美的女生,我甚至希望下辈子能活的像她一样洒脱的活着,但也正是他最终潇洒的飞跃,让我对洒脱望而却步。他们两个的离开让我怀疑我所亲身经历的一切。而事隔两个月后的第三个,我不知道是谁,只知道他也是一个大学生,也许有同我们一样的绝望。事隔一个月后,也就是高考结束后,第四个,一个准大学生,以千里的方式告别了这个世界。事隔一个半星期,梦后的第一个,大学以来的第五个,就在被我当作是梦魇的学校里,以一种平静的方式告别。事隔一个星期的今天,同样是那个梦魇般的地方,第六个,再次上演......

    他们的离开,从天崩地裂道痛彻心扉直到今天的有些麻木,伤口从产生到愈合再到重新揭开,然后是撒盐化脓直到溃烂,他们总是以自己的行为一遍一遍的恐吓我,我身边的人曾经离开,我身边的人正在消失,而且是以一种无法接受的方式。

    为什么,为什么是我,为什么你们要出现在我的生命中,为什么要一遍一遍的提醒我,恐吓我,难道我应该是你们中的一员,而如今,我背叛了你们?为什么总是要我一次次的靠近死亡,而且是以这样一种无法接受的方式?

    我只想虔诚的祈求上帝收回这副多米诺骨牌,不要再有下一个了好吗?我真的无法承受这样的惯性的重量。

     

     

  • 一旦 - [隐于心]


    隐于心】2008-04-01/

    不知道谁写的,只是喜欢,就......

    一个人来到世界上一定带来生命 

    生命一旦被赋予就有灵魂跟随 

    灵魂一旦跟随就属于你自己 

    灵魂一旦属于你便永不会离弃你 

    除非,除非自己放弃 

    一个人离开这世界就一定带走生命 

    生命一旦离去就有灵魂跟随 

    灵魂一旦跟随就带走回忆 

    回忆一旦抹去你是否还是你? 

    除非,除非自己放弃

    ...  ...

     

  • 一个生命的消逝,无声无息的,我不愿相信...... - [隐于心]


    隐于心】2008-03-27/

    我用五天的时间来接受

    我用五天的时间来回忆

    我用五天的时间来思考

    一个生命的消逝,无声无息的,我不愿相信......

    Time dated back to five days ago

    一个生命的消逝,无声无息的,我不愿相信......

    千里走了,走去千里之外,一个我们只要抬头仰望天空就能看到的国度,但是没有合适的班机可以抵达......我们只能仰望天空,目送她渐行渐远,我们只能祝福她一路走好,我们只能祈祷天堂不再有悲伤......

    她走的是那么的突然,那么的没有征兆,就在复活节的那天,亦如一个华丽而有过火的玩笑,但却真实的没有一丝回旋的余地,亦如一年前哥哥的离开,一个生命的消逝,无声无息的,我不愿相信......

    我用五天的时间接受

    我用五天的时间回忆

    我用五天的时间思考

    我仍不能参透他们为什么选择这样一条路,但我可以完全理解,因为有些人看开了,才有了继续活下去的勇气,而有些人因为看开了,才洒脱的走了,当然也会有人因为看不明白了,所以无奈的离开......

    他们走后,我总是能听到一些“思考者”的争论,究竟是无论遇到多大困难都能挺过去,坚持下去需要更大的勇气,还是面对死亡更需要勇气,我想这个问题也许只有上帝能够回答,因为我们只有这两种选择,非此即彼,而且没有重来的机会。而我认为:他们的选择与勇气无关,与责任无关,这只是一种形式,一种他们存在的形式......

    他们存在于现实还是我们的想象。这也许都一样吧,唯一的区别只在于这样的想象是否有载体,这也许就是我们所谓的肉体吧,其实每一个人的存在的形式或者说是意义,只要换一个角度就会完全变了样子,也许这就是人们的想象,而不同只在于想象的主体是自己还是他人......就像哥哥,他永远是站在我前面的那个最顶事的人,是他朋友身边的那个人最能扛事的人,是长辈眼中最懂事的那个人,但也许他只是感情面前最脆弱的那个人......还有千里,也许她还不知道我的名字,但她曾为无数人带来希望,至少也是会心的微笑,她甚至被认为是最完美的人,但也许她只是一个被现实抛弃梦想的人,这也许就是他们存在的形式,与勇气无关,更与责任无关......而他们最后选择的方式,也只是一种形式,与勇气无关,与责任无关,只与我们我们看待的方式有关,而这又是我们的形式了,又与他人无关......

    就在前几天,与一个我的也是千里的朋友聊了好久,他告诉我,生命是他最在乎的东西,但她却舍弃了,这让他一下子觉得他的一切理论没有了立足的支点,他不知道最近为什么而活着,但很多人说跟他在一起很有希望,而他却不知道希望是什么,他只是有点恐惧面对死亡,却对活着没有任何感情......也许每个人都在这个平衡点上左摇右摆,当再也无法回到这个平衡点的时候,我们将有不同的境遇,因为无论做出任何选择,都会让我走上不同的人生道路,就像《蝴蝶效应》演的那样,戏剧而又真实......

    至于勇气,我不知道,只记得我曾用这样的文字来描述我的十八岁——辗转于城市之间的肉体与徘徊在天堂与地狱间的灵魂,总让我感觉到无法呼吸的痛,一半是不知所措,一半是不知所为......还记得当时夜夜都会惊醒,夜夜都会哭泣,也许当时的我没有面对死亡的勇气,也许是我太有勇气所以才坚持了下来,我不知道......也许是我总是相信平衡和变数也说不定呢......

    关于责任,我只想说,我们不得不为那些不能理解选择这种方式的人而勇敢的活着,因为在这些人里面有我们不希望他们悲伤的人......因为我总是相信,总有点什么比生命更重要......

    How I wish the time could realy date back ......